极速排列3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极速排列3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2 12:30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稳定的香港更能让西方受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美国务院再次将部分中国媒体作为“外国使团”列管 中国记协:立即纠正错误做法】当地时间6月22日,美国国务院宣布将中国中央电视台、中国新闻社、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的驻美机构作为“外国使团”列管。这是美国继当地时间2月18日,将新华社、中国国际电视台(CGTN)、中国国际广播电台、中国日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美国发行机构作为“外国使团”列管后,对中国媒体和新闻工作者正常工作的再次粗暴打压,对中国媒体和新闻工作者合法正当权益的再次粗暴侵犯,将进一步严重干扰中国媒体在美开展正常报道活动。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历史已经告诉我们,最成功的示威是和平示威,就像“圣雄”甘地和马丁·路德·金这样的伟大人物领导的和平抗议运动那样。与此同时,大多数抗议都是由潜在的社会经济问题导致的。香港收入排在后50%的民众和美国最穷的50%民众一样,他们的生活水平在最近这些年没有得到提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把美国当前的问题仅归咎于特朗普政府是一个错误,因为它们已经累积了很久。或许,“里根—撒切尔革命”才是美国问题最重要的“贡献者”。罗纳德·里根总统曾有句名言:“政府并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,政府本身就是问题。”于是,美国的关键政府机构和联邦航空管理局、食品药物管理局等在国际上有名的专业机构都被严重削弱。当政府机构变弱时,它处理社会危机(比如贫富不均)和健康危机(比如新冠肺炎疫情)的能力当然会受到严重限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我认为拜登政府也更有可能接受我提出的建议,即美中英共同努力,而非相互对抗,来应对新冠肺炎和全球变暖等共同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由于这些结构性的力量,美国两党都支持美国当前对中国发起的地缘政治竞争。所以不管大选谁赢,这场竞争都将在11月后继续。只不过如果拜登获胜,其政府将会对中国更有“礼貌”,公开的侮辱将停止。与此同时,拜登领导下的美国也可能成为中国更强大的竞争对手,因为他的政府将能更有效地团结欧洲等美国的盟友。目前,这些盟友对特朗普政府已不再抱有幻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1997年之前,香港很明显是西方在亚洲的“前沿阵地”之一,但如今香港已经回归,中国的相关国家安全立法却遭遇西方激烈反对。这样的冲突说明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总的来说,大部分欧洲国家在政府和市场两个角色间保持了健康的平衡。它们的经历也反映出(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)阿马蒂亚·森的明智建议:成功的国家是那些将自由市场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和良政这只“看得见的手”结合在一起的国家。这也是丹麦、芬兰等国常被视为他国榜样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国家卫健委对农贸市场,包括海鲜市场、宾馆、酒店等地区的管理提出了非常严格的一些要求。我们也要求各地方对于进口商品,尤其是食品要加强风险监测,定期对出售的产品、物品以及场所进行抽样检测,包括冷冻食品的检测,都纳入到了抽样检测范围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不久前的一次采访中,您曾表示,香港已成为中美日益激烈的地缘竞争中的一枚“棋子”。您能为我们详细阐述下这一观点吗?